Competition Without CatastropheAlthough much of the discussion on U.S.-Chinese competition focuses on its bilateral dimension, the United States will ultimately need to embed its China strategy in a dense network of relationships…foreignaffairs.com

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其實就是希拉里的政策。整體維持全球體系,因為美國是最大受益者。中國加入全球化,大部分利潤也是美國收割。中國在具體問題上的破壞和挑戰,給予地方性處理,以國際規則而非美國利益的名義,讓大多數非中非美的參與者更多地承擔維持秩序的義務,不要像川普那樣全靠美國孤軍奮戰反華,地方性問題的收益趕不上全球化利益的損失,還讓其他參與者坐收漁利,如果中國的反應不符合預期,多邊關係保障了美國有更大的靈活反應餘地。

這個政策在2015年,被中國認為不能容忍,尤其是亞太再平衡,與顏色革命裡應外合,所以北京才希望川普打敗希拉里,在美國推行經濟發展優先,意識形態和全球化帝國主義靠邊站的政策,但經過川普脫鉤以後,北京只要能夠維持接觸就滿意了,因為規則的約束一面限制了中國的官方企圖,一面又允許中國繼續在海外活動,並不妨礙中國在地下活動彌補正面戰場的損失,事實上正面戰場越是失敗,地下活動對中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就越大。

美國政府解讀為,美國已經贏了大頭,失敗者靠小偷小摸是找不回來的,不值得完全斷交因小失大。中國解讀為,合作競爭無非是國共統一戰線的翻版,官方的便宜都讓國民黨佔去了,但國民黨承擔了維持秩序的全部負擔,共產黨只搭便車不付出,還可以趁機破壞,掏空國統區壯大自己,等待力量對比更加有利時,先對傅作義張蔭梧之流美國並不喜歡的雜牌軍下手,如果測試結果有利就得寸進尺。

由於國共鬥爭是共產黨的主要策略庫和成功經驗,中國過去二十年一直是拿美國當國民黨來制定策略的,因為合作競爭策略必定會引起同樣的博弈,導致白區黨在美國本土的地下活動升級和環中國帝國主義的熱點軍事衝突升級。儘管中美經濟關係的利潤繼續主要落入美國軍事金融科技共同體,事實上構成美國硬實力可持續發展的資源,中國改革開放通過華爾街支持第二次伊拉克戰爭無異於法國資本家通過阿姆斯特丹證券市場支持英國皇家海軍,但在民間和全球化相對受損集團看來就是綏靖政策不出所料地鼓勵了支納粹。

這正是素人川普在2016年勉強從政和意外勝利的原因,而拜登政權比希拉里政權弱得多,後川普時代的反全球化民族民粹勢力已經攻陷了兩黨的半壁江山,比川普初出茅廬時強大得多,帝國金融體系經過葛林斯潘主義的輸出繁榮或通貨膨脹政策幾十年後,已經無力承受戒毒減肥的痛苦了,中國瘟疫和金融危機出清積弊的時間,人算不如天算地落到了不幸的拜登先生頭上,競爭合作外交不出兩年時間,就會並非由於自身沒有實現預定目標,而是由於其政治支持者在國內的失敗而被發明成失敗政策,接下來就變成美國轉向戰爭和排華的刺激因素。

大蜀民國的最高利益顯然在於積極支持反華戰爭和排華活動,為巴蜀利亞民族贏得通向未來的單程車票,進而利用中國瓦解後淪陷區必然出現的軍閥混戰,徹底消滅中國恐怖組織殘餘勢力,通過第四次反恐戰爭的偉大勝利,實現大蜀民國復國和揚子江各國自由貿易和集體安全體系重建的百年大計。

全球主義者對美國帝國主義軍隊的支持非常大,可以圖解化為沒有中國改革開放就沒有第二次伊拉克戰爭和反恐戰爭。全球化崩潰和中國瓦解以後,表面上(在未來歷史學家可能發明成第三次世界大戰也可能發明成大陸戰爭之一系列局部戰爭中)仍然勝利的美國軍隊和美國民族民粹主義者很難維持克林頓布什時代的羅馬帝國軍隊財政基礎。美洲島選擇代替羅馬道路,亞洲大陸變成奧蘭治親王時代的歐洲,落入印度帝國、八個大大帝國和其他大陸霍布斯國家爭霸戰之中,是有相當可能的。那時肯定會有深刻的思想家出來反省,全球主義者的深謀遠慮畢竟是對的。

China Has Two Paths To Global DominationThe conventional wisdom was that China would seek an expanded regional role but would defer to the distant future any global ambitions.carnegieendowment.org

沙利文先生雖然是拜登先生的朋友,但並不是他老人家的嫡系。華府幾乎所有人都是拜登先生的朋友,但只有幕僚長克萊恩才是拜登先生的嫡系。沙利文先生是希拉里的嫡系和奧巴馬政府亞太再平衡策略的靈魂,但自古以來就是專家而非政客。他的出線一方面跟放水專家耶倫的提名一樣,體現了拜登先生對專家內閣的不祥偏好;另一方面也跟哈里斯副總統的提名一樣,體現了拜登先生宰相肚裡能撐船的氣量。

沙利文先生對川普單方面撤退造成政治真空的憂慮,其實同樣適用於拜登先生多邊主義外交癱瘓所造成的政治真空,尤其適用於拜登先生在多邊主義框架掩飾下,比川普總統更快更徹底地撤出亞洲大陸所造成的政治真空,所以這樣的真空和支納粹主義者對真空的填補,以及他老人家本人和拜登先生因此被發明為張伯倫,實際上都是不可避免的。

希拉里沙利文的策略在奧巴馬政府的末期,直接針對習近平在其眾望所歸的黃金時代提出的兩雄共治和一帶一路,給中國恐怖份子留下了極為痛苦的印象,使得北京在2016年希望川普勝利,美國放棄意識形態和帝國主義外交,專心發大財,結果卻在川普總統手中遭到了更大的痛苦,不過當時的估計也沒有完全落空,因為川普總統對經濟的執念是貿易談判和大豆出口的主要原因,二者都是給中國續命的張伯倫政策。拜登政府幾乎不可能恢復貿易談判,還要重新回到希拉里的帝國主義外交,很快就會使中國恐怖組織懷念川普的大豆,正如他們在川普時代懷念奧巴馬和希拉里。

窩老人家在2016年,習近平軍改剛剛生效的時候,對匪軍未來戰鬥力的估計比現在高得多,如果當時的估計跟現在一樣低,很可能不會急於出走,投入時不我待非我不可的鬥爭,而是很可能認為中國恐怖組織是輸定的,大蜀民國建國建軍的任務可以留給自發出線的亂世豪傑。當然,這些都是上帝的計劃和德性的裁決。2017年節點過後,劇本已經無法更改。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模糊的細節越來越清晰而已。


Pennsylvania GOP Sen. Toomey Says Trump Should Accept Election LossHis Saturday night statement came soon after a federal judge dismissed a Trump campaign lawsuit challenging the results in Pennsylvania.npr.org

川普召見賓州共和黨人,目的就是為了把建制派逼反,而非真像唐吉軻德一樣,恢復傑斐遜時代的州權。toomey是理想的目標,本來就準備在2022年退休,遺產必然在民主黨、共和黨建制派和川普黨之間爭奪。他老人家是布什家族和華爾街的好朋友,鋼鐵工人、羅斯福民主黨、桑德斯黨羽和川普共和黨的天敵,同時又是麥康在元老院勾兌的忠實僚機。川普黨只要在2022年推出馬喬麗泰勒格林這樣的新生代好戰份子,就能利用世代交替和諸侯換位的雙重有利時機左右開弓,從小銹帶民主黨藍領工人和小亞拉巴馬共和黨鄉民各砍下一半,所以現在拿托梅當敵人和叛徒,比當諸侯和家老有利得多。

川普的訴訟活動六成是為了競選籌款,只有四成是為了真實或想像的選票黑箱,做得說不得的目標明顯就是空降新生代殺手卡位,提前發動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目前共和黨除了總統職位,在州長州議會法院參議院眾議院都已經如願以償,最理想的前景當然是川普黨人像義大利統一戰爭時期的加地博蒂紅衫軍一樣,為建制派打工完畢以後知趣地消聲匿跡,別來妨礙建制派幸福地勾兌,當然川普黨人並非省油的燈,訴訟的目標顯然就是要把共和黨建制派架在烤爐上,對拜登先生和民主黨倒是像隆中對時期的諸葛亮對曹操一樣毫無威脅,反曹不力的大義名分是用來篡奪理論上的本家劉表和劉璋的。

弗林將軍和鮑威爾律師雖然跟川普黨人一樣敵視共和黨建制派,卻像1936年的邱吉爾一樣,已經淪為沒有一所懸命的野武士,他們突然和川普黨人決裂,就說明川普黨人已經從共和黨諸侯取得重大讓步,雙方合作的共同願景迅速崩塌,今後只能把合流的川普黨新諸侯和舊諸侯一起打,期望在2024年扮演川普在2016年的角色。道聽塗說屬於憲法保護的言論自由,合理懷疑則是律師的職業義務。可憐傳謠信謠的啦啦隊員,一如既往地為人作嫁。費拉左派清算川普黨人的幻想,必然會在川黨諸侯化的既成事實面前粉碎,對於川普這種精明強幹的人,官司只會提供動員和籌款的絕好機會。費拉右派指望川普去做唐吉軻德,渡過盧比康河為他們火中取栗,可惜川普自古以來就不是這種人,現在已經明擺著要拿勾兌覆蓋不了的外圍過河拆橋了。

川普的真正問題在乎激進右派新生代其實也是只需要川普做橋樑,並不需要川普本人的英明領導,其中部分甚至大部分殺手到了2024年,對川普和川普黨人過河拆橋,大概是無法避免的。川普做事甚絕,不留餘地,跟2008和2016的拜登先生恰好相反,所以很容易變成共和黨的拿破崙黨,在弗朗西斯福山稱為美國政治衰敗的否決政治中,以其破壞能力讓誰都得罪不起,但自己的候選人一出頭就淪為眾矢之的,反而有利於晏嬰子產類型的小諸侯,在各大諸侯誰出頭都會被打的情況下,莫名其妙出人意料而又眾望所歸天經地義地出線。


唐人的問題是造不出優質的釘子,正如造不出優質的箭頭,因此造船業和建築業的天花板很低,就像國軍的十三太保和匪軍的九五一樣。敦煌建築與平城建築例外,屬於工部局外灘伊朗殖民主義邊緣。所以武則天的明堂反反覆覆造不好,皇家特使和無數日本和尚都淹死在東海。大興城和趙州橋大概是蘇(yi)聯(lang)專家援建的,到武則天時代已經變成傳說了。

梁思成和其他偉大中華民族科技發明家讚美的木匠藝術,特別是對接技術,在西方,請注意是龔自珍的西方,也就是伊朗印度及其以西確實沒有,原因跟埃及人和希臘人都忘記了他們最先發明的算盤一樣,是因為當地市場很容易買到各種型號質量合格的釘子,就忘掉了魯班師傅的秘傳手藝。

這種手藝在良渚文明的遺址和庫克船長的玻里尼西亞島民那裡都有,都是因為缺鐵缺釘子,而自己又是海洋民族,只能靠木匠砍出各種形狀的凹凸嵌合,代替金屬釘子的作用。庫克船長的水手發現一顆英國釘子就能買到大南海美女的纏綿,樂不思蜀的傳說一直延續到二十世紀的兒童探險小說,結果導致魯班師傅的傳統手藝徹底失傳,可以說是西方殖民主義的文化滅絕了。


1927年10月11日,国际恐怖组织在南粤(Cantonia)成立海陆丰苏维埃政权。

“这个政权发动了真正的消灭地主的斗争。在那里,大约有三、四百个地主被砍了脑袋。(鼓掌。有人在座位上喊道:「少了,还要多一些。」)在这个有几百万居民的地区内,地主已经被从肉体上消灭了。最后,我们现在还看到整个广东,特别是在广州周围,已经形成非常紧张的局势。”( 布哈林:《国际形势和共产国际的任务 — — 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1927年12月13日),引自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编:《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文献资料选辑(1927–1931)》(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第25页)

“很清楚,在这个政府的统治下 — — 实际上是专政 — — 农民对共产主义事业的信仰的问题,已不再用同样的措词。即使我们考虑到有强迫的成分,考虑到有超过五万的居民从这两个县逃到香港、汕头和广州(并非全是有钱人,远非如此),也考虑到有许多农民确实主要出于狭隘的原因参加了叛乱,事实依然是,大量的农民支持这个取销了他们的债务,废除了他们的地租的政权(虽然支持的程度有所不同,从积极到被动的同路)。即使他们并非有意识地寻求革命,他们发现自己登上了革命之舟,并且与其说他们是集体化的支持者,还不如说他们是恢复旧秩序的支持者,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这一变革中获益匪浅,而害怕地主阶级复辟。

还有更紧迫的理由害怕复辟:许多人可能已没有逃避报复的希望,因为他们曾卷入抢劫、放火和杀人,总之,他们实施了「红色恐怖」。苏维埃当局曾有计划地采取恐怖活动 — — 像往常一样,着眼于动员农民。农民既需要鼓励,从心理上摆脱屈从的枷锁(通过变得确信旧秩序已经被摧毁,决不可能恢复),也需要使之参加破坏和屠杀的行动,使他们不可能后退或开小差。总之,这个计划是从海陆丰消除一切中立和一切保留:「谁不和我们站在一起就是反对我们。」因此,在一大群被邀去喝彩和提出意见的人中,出现了公开的、甚至戏剧性的处决反革命的场面:「这些罪犯该不该杀?」甚至被邀积极参加屠杀。从而也有了组织「人头会」的习惯,它预示着(通常这是从相反的方向)诗人普雷韦尔所描绘的「人头宴」。但是在海丰没有宴会;只是把新近砍下的头穿在讲坛上方的一根绳上,为演说者激烈的言词提供一个恰如其分的布景。

不过,在海陆丰实际上也有宴会。有时(例如在捷胜)甚至出现拒绝吃受害者心肝的那些人被斥为「假兄弟」。但首创这种人肉宴的是农民自己,而不是苏维埃当局。彭湃故意制造的恐怖主义(不可能有怜悯和饶恕的问题,因为那意味着对革命者的冷漠和残忍)使人联想到圣茹斯特冷冰冰的推理,但这与农民恐怖主义的虐待狂式的欢庆、丰富和巧妙发挥无关。公开行刑吗?公开行刑比示众好;是许多农民参加,不应错过的节日,由于高喊「杀,杀,杀」而嗓音嘶哑。至于(更大量的)不公开示众的处决,到两星期过了以后,苏维埃政府也无需给行刑者以报酬:赤卫队员(大多是青年农民)非常乐于执行这种令人羡慕的光荣任务。对一个反革命来说,没有受拷问就被杀死是一种恩典。那些被砍下一肢,亲眼看到他人被煮熟吃掉,然后被杀死的人是幸运的。有些人被大卸八块,另一些人被关在一个板箱里,被慢条斯理地锯成一块块,而行刑者们还不时停下来喝茶休息,以延长其痛苦。”( 费正清、费维恺编:《剑桥中华民国史1912–1949》(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北京,1993,第354–356页)

共青团员陈绍民回忆,他“回县述职第二天晚上,在卧室内和同学谈论此次夺取政权的经过,正谈得入神的时候,忽传来一阵嚎啕痛哭的声音,原来大队长(吴振民)在审问梅陇的恶霸地主,用大木棍打他。还清晰地听到吴大队长这样地骂了一句:「好痛吗?」他对地主阶级的仇恨就是如此。第二天晚上,我们的同学郑俊民等三人奉命押解受审的几个地主到火车头枪决。一个很肥胖的地主吓得走不动了,给拉着走去。一会儿几个同学完成任务回来了,大伙正想宽衣上床,忽然,我看郑俊民同志的背上带有一块白肥肉,我心里怀疑,半夜三更,这小块肥肉是从那里来的?就问他说:「你的背上那块小肥肉是怎么来的?」他却一本正经地说:「我们要食其肉,寝其皮,今晚带回这一小块,让你们尝一尝用农民的血汗养的那些地主老爷肥腻腻的白肉是怎么样的味道。」这句话,逗引了卧室里的同学哄堂大笑。” (陈绍民:《大革命时期的海丰农民自卫军》,引自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广东文史资料》第三十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第76页)


錫克帝國軍隊是拿破崙的軍官訓練的,就連暹羅炮兵都比清國先進。這就是所謂東亞窪地,歐亞大陸技術傳播的最後一站。當然如果只先進一點點,是可以被體量優勢和統治技巧逆轉的,例如準部和越南,但先進得太多,那就怎麼也沒辦法了。兩者之間的邊界,就是朝貢圈的邊界。中國帝國主義的特殊性,在於以落後的核心統治先進的外圍,需要不斷從外圍吸收蒙古騎兵安南火槍手之類,類似莫斯科和捷克東德的關係,因此往往體現為羈縻懷柔政策。

帝國解體加快了技術輸入,導致技術落差縮小、核心區縮小和舊技術人群滅絕。帝國重建減慢了技術輸入,導致技術落差擴大、核心區擴大和輸入技術瓦房店化,因此不斷積累下一次長城/柏林牆倒塌-人口大滅絕的條件。這就是中國主義歷史學所謂朝代循環、治亂循環、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的內在動力學,本質上是東亞作為文明邊緣的秩序輸入區現象。

習近平本質上是蠻族征服者(共產國際)漢化(瓦房店化)的結果,為諸夏各民族復國做好了準備工作。共產國際殖民者不同於俄羅斯帝國和滿洲帝國的解構性,又註定了國際恐怖組織消費東正教社會殘餘秩序釋放的殖民主義不可能像東正教社會秩序生產自然外溢的殖民主義那樣長期持續。


大蜀民國在第四次反恐戰爭中,必將牢記湘軍創始人曾國藩的名言:盡殺commie無遺種,塞斷長江水不流,使溫和派中國人之畏我國軍,甚於畏中國匪軍。若非如此,不足以清除牛二之流的社會基礎。復國以後的原住民特權僅僅屬於領有土地礦山的反恐戰爭老兵,確保土地所有權和中國恐怖份子的污血枯骨無論在法律典章還是在文化記憶中都不可分割。法定原住民以外的任何人無論擁有多大的財富或做出多大的貢獻,永遠都像馬來華人一樣,以租地人或承包人的民事身份存在,不得染指原住民以鮮血在commie穢骨之上贏得的土地所有權。如此則國本大定,江山永固。

有效的統治,只能建立在兩個要點之上。

大蜀民國選民團尤其是法定原住民的核心利益與政權存亡掛鉤,因此必須以獨立時期地主資產階級的名義收回中國恐怖組織搶劫的資產,這並不必然意味著舊資產階級後裔獲得原住民資格,事實上如果他們沒有在第四次反恐戰爭中雙手沾滿中國恐怖份子的污血,就只能享有向繼承舊資產階級遺產的大蜀民國要求國家賠償的權利,如果按照冒辟疆路線參加或資助中國恐怖組織,同樣除非自首就不在法律保護之下,自首則必然追究叛國罪、資敵罪、其他刑事犯罪和民事賠償責任,而各種出身、種族和信仰的國軍士兵即使大部分並非舊資產階級後裔,肯定全都自動享有法定原住民資格。

過渡時期不可避免的痛苦需要追究責任疏通民怨,只能由失敗的前朝餘孽提供相關服務。

統治者候選人如果不能建構正反兩方面的聯結,就註定會失敗或曇花一現。反過來就是說,從演化博弈的意義上講,最終實現有效統治的政治集團,無論出於事先策劃還是經驗摸索,必然已經完成了雙向建構。演化體系的嘗試-錯誤-修正在前兩階段,就已經淘汰了其他統治者候選人。


https://mp.weixin.qq.com/s/q15yeTEclwRqM_hB2MiW7Q…漢文史書自古以來就像真理報一樣不可靠,例如安祿山的出身比偽造家譜的李世民高貴得多,仍然被文字手段矮化,耶律阿保機夫婦也是一樣,原因跟唐人說蔣介石本來是河南流民鄭三發子一樣。帝王出身方面,無論粉飾拔高還是誣衊抹黑,跟何清漣韓國瑜習近平等中國主義者的想像相反,古漢文史書的可靠性接近《金陵春夢》、《習近平和他的女人》、《少年江澤民和他的父親烈士江上青》、《百色起義》,比《聯共布黨史》都要差很多。

塔什幹王朝是屠各王朝國人口中的雜胡,後者則是純r1系白人軍事貴族,意思是他們來自種類繁多的中亞商業國家,雜的含義相當於蒙古帝國色目人的色,都是眾小族群的意思,胡的意思根據王國維的解釋,在漢晉之際並非所有非華裔的工程,而是特指金髮碧眼的伊朗係內亞人,不包括東北亞或東南亞各族群,不過東胡的胡例外,像里根的根不能單獨解釋一樣,是通古斯的音譯。

雜胡在晉國屠各王朝代表商業資產階級,階級出身和政治生態都類似蒙古帝國的色目人,不可能平地起雷,必然早在中國殖民統治時期就有基礎。所以石(塔什干)家之雜種,不能解釋為漢文使用者卑劣想像的雜種-賤民-傭人-鄭三發子,而是安祿山式的附庸商業代理人或經紀人,代理人當然也是商團的傭人。

司馬騰對雜胡的種族清洗類似美男子菲利浦對倫巴底商團的抄沒政策,是國家財政破產情況下的緊急措施,如果受害者不是買辦資產階級而是真正的傭人,饑荒戰爭年代的奴隸貿易收入還不足以抵償動員軍隊抓人的開支。

石勒被賣的主人其實是大軍馬販子,石勒聽到的聲音和引起注意的原因從誣衊文字看來也很像馬群的呼嘯,從塞翁失馬的故事就可以看出,中國殖民者導致了晉國傳統馬場的退化,而馬匹貿易一直是內亞商團的貿易大宗,所以石勒很可能是馬販子經紀人,因此也容易跟使用馬匹的呼衍王等匈奴貴族熟識,最終共同組織軍事集團。


Michael Anti

@mranti

我literally花了20年苦口婆心告诉中国读者,每次中国国内有不满、抗议的时候,别去找什么国外势力,那只是回避问题。现在看着美国高官和一些媒体也在用同样逻辑认为美国骚乱后面其实有外国势力幕后支持的时候,我只是想静一静。到底是谁?中国?中国连外交部的英文语法都没达到能干涉美国内政的地步。

貴匪所謂的境外敵對勢力,是指當年為團結工會和蘇聯環保提供交流培訓的西方ngo,今天除了一部分教會以外,都被尾大光茸正雀的費拉右派打成白左了。美國建制派包括習慣執政的反對黨和習慣與情報機構分享信息的大媒體,所謂的境外敵對勢力,就是指普京和白區黨。正如上次王力強蔡正元事件一樣,西方建制派做事是極有分寸、言不虛發、不留把柄、必留後手的。

安替法跟安替不同,不是一個固定的組織或黨派,而是一系列流動的平台或渠道,換句話說不是伊斯蘭國,而是世界衛生組織,存在的時間已經好幾代人,活動的強度隨著形勢變化和參與者的消長,猶如潮水一樣時高時低,在克格勃重點經營美洲極左派和有色人種,聯邦調查局不得不在包括馬丁路德金在內的群眾組織內部工作,在加州和南部邊界固定部署反恐基地,應付公共設施此起彼伏的爆炸事件和來自墨西哥游擊區的跨境武裝襲擊的後越戰時代,也就是羅納德里根和新右派聯盟從加州崛起的時代,安替法都並沒有被列入鬥爭雙方監視和滲透的範圍,可見其鬆散渙散的性質按照老列寧主義者的標準,像世界衛生組織一樣缺乏價值。

這樣的平台突然活動能力暴漲而且體現出原先沒有的特徵,按照軍情機構的分析必然是新的幕後金主介入。川普沒有確鑿證據和可靠情報,絕不敢在涉及美國國內法的問題上信口雌黃。聯繫馬來西亞經驗,幕後金主一定是瓦房店化了白區黨。

江澤民時代以後,黃俄餘孽的子孫大批轉入獲利豐厚的金融外貿企業,將專政機器留給孟建柱黃亞波之流兵團、貧下中農、江湖人,本身帶有贖買權力性質,也被其太上皇美國全球主義者及其吹鼓手中國自由主義者默認為皮諾切特化路線的組成部分。

瓦房店化白區黨的模仿對象從克格勃轉向香港警察和香港黑幫電影,工作經驗在江澤民時代來自歌舞廳和西門慶,在入世以後財力大增,擴大但很難說升級為劉特佐模式,很大程度上重疊和吞併了冷戰時期的國民黨僑務工作,其特點是以蘇聯專家批評李克農的東方惡習進一步擴大,主要依靠人情、腐敗而忽視技術水準,使得在李克農時代就已經落後於朝鮮的匪諜工作,在技術落差方面每況愈下,也構成了墨西哥恐怖組織寧願依靠朝鮮培訓基地而不願理財中國,中國訓練的葉門、安哥拉和羅德西亞恐怖組織被蘇聯古巴訓練的同類組織打得落花流水的關鍵原因,結果是白區黨工作變成腐敗試紙,有效地吃掉了幾乎所有華人社會,對國民黨僑務工作造成了致命打擊,同時加劇了排華形勢,使得東道國的少數統戰對象陷入納吉布劉特佐模式的尷尬局面,導致了巫統-土著團結黨不久前的合縱連橫。

安替法扮演世界衛生組織和馬來西亞國民陣線這樣的平台,由劉特佐模式經紀人(多半就是美華)溝通白區黨和譚德塞,形成腐敗洗錢和顛覆活動相互利用的局面,是目前形勢和傳統空架子平台戲劇性擴張的唯一合理解釋。

白區黨必然已經像我們敬愛的孟建柱同志宣佈馬來西亞已在掌中一樣,向我將無我的中華民族英雄報告,任正非同志在隱蔽戰線的戰友們已經做出來蘇聯爸爸在全盛時期都實現不了的豐功偉績,充分證明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歷史的必然,以後不用擔心境外敵對勢力在香港搞事了,我們的同志已經在美國境內搞出更大的事兒,讓力不從心的美帝後院起火自顧不暇,把川普像蔣委員長一樣搞下台也不困難,讓帝國主義以後再也不敢用義和團時代的老眼光看待新中國。前進吧達瓦里西,然後川普必然用他對付世界衛生組織的手段對付美華。

經過接下來四年的麥卡錫主義整合,兩黨新建制派在2024年形成新一代共識政治,根據二五共識,通過了《2025年中國間諜法案》。然後,淪陷區人口減半。參見

中國病毒學

較之聽任投毒者繼續開發新的投毒方式,自己疲於奔命地治病救人,選擇消滅投毒者,才是更有效也更人道的決斷。#核平中國首先是一種人道主義

medium.com

https://twitter.com/RFI_TradCn/status/1267445182045106176這就是鐵證如山了,中國一定是主要金主,但技術負責大概不是,白區黨低劣的技術水平和組織水平注定他們必須依賴不可靠經紀人。經紀人和華人社會幾乎等價,所以說 #不排華行嗎?中國可能跟朝鮮和/或敘利亞合作,美洲極左派和有色人種恐怖組織自1960年代以來就依賴朝鮮的顛覆幹部培訓基地。當時是蘇聯出錢,美洲恐怖組織出人,朝鮮出訓練基地,現在顯然是中國出錢。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9%B9%E6%8B%89%E7%89%B9%E6%B4%9B%E5%B0%94%E7%A7%91%E4%BA%8B%E4%BB%B6…廣場大屠殺是蘇聯朝鮮和墨西哥恐怖份子三角合作的最高成就,準備配合克格勃主力滲透控制美國反越戰運動和民權運動產生的極左派,實現拉美游擊戰爭越南化,從薩克拉門托大爆炸開始,將加州和美國西南部變成南方局控制的西貢郊區。對比性質相同的光州事件和國民黨-五卅事件-沙面事件-省港大罷工,歧視鏈一目了然。


Biden tells African-American radio host: ‘You ain’t black’ if you have trouble deciding between…The former vice president made the remarks during an interview with Charlemagne tha God, who hosts the popular radio show “The Breakfast Club,” and is black.cnbc.com

拜登實際上是在訴諸美非社區的封建性忠誠,對於傑克遜家族這樣的土豪肯定是有效的。費拉美華可以隨意理解為極右封建主義或極左社會主義,但他們和民主黨的民權運動契約本質上無異於會津武士,吾祖既受東照神君三百年恩蔭,主君有難而慾苟免,乃以將軍庸碌家老把持為詞,其去晉陽之師幾希,縱不為各路諸侯所笑,寧不懼吾孫之妻兒鄉鄰,夷然以吾人事君之道,反施吾家之孓遺哉?縱令兵敗國破,其禍亦輕於不忠不義。

降虜社會的最高級菁英不過士大夫,所以才能重一言之辱而輕累世之盟,從長期博弈意義上意味著除了臨時工現金交易以外,不可能維持超過五年的穩定契約,而臨時工的市場價格無論在什麼地方和什麼時代都是最低的,子孫注定為自己鄙視的傻逼們砍柴提水。華人所謂的聰明和知識份子所謂的謀略,本質上都是加快背叛速度,以購買儘可能小範圍的短期利益,將長期成本外部化和後代化,翻譯成白話文等於盡快斷子絕孫。華人的祖先之所以會把子孫變成華人,原因就是他們發現並使用了上述同儕不知道或本能地感到恐懼鄙視的博弈策略,經多次重複以後形成了穩定路徑。

封建性忠誠的新契約,通常需要英國宗教改革、內戰、拿破崙戰爭、一戰,美國南北戰爭、民權運動這樣層次的大事,一旦形成就要穩定至少幾代人,保證大多數世代沒有必要經受子女選舉父母、附庸選舉領主的風險和痛苦。迄今所有運行良好的民主政權,都是在隱形的封建結構支持下存在和延續的。只有這樣的社區,其選票才值得追求或收買,因為他們的忠義和承諾,是可以兌換為鮮血和金錢的。華人在同樣的民主條件下,選票仍然一文不值或市場價格最低、原因不在於種族主義、資本主義、猶太人金融家陰謀、白左政治正確、黒墨綠陰謀,而是在於他們的選票並不代表忠誠,只能兌換出知識份子的口水,無論口水屬於哪一派,都兌換不出鮮血和金錢,相反任何強制措施無需他們的同意,都可以收割他們的資源。

美非社區並非必然忠於民主黨,完全可以像南方白人社區從南北戰爭後的民主黨鐵票一樣改投共和黨,只是原因絕不會是拜登有沒有說錯話或才能夠不夠,而是取決於各封建領主在秩序市場上的需求,例如假設佛羅里達的美非社區面臨後來的古巴社區生態位競爭,而後者在反對卡斯特羅的院外活動中形成了共和黨路徑,那麼川普無論如何也不會得到他們的選票,假設加州或芝加哥的美非社區面臨後來的墨西哥社區生態位競爭,或遭到產業流失的損害,而當地民主黨非常依賴上述選票或上述政策利益集團,那麼當地的美非社區很可能支持川普,但強度能夠達到民權運動層次的忠誠轉移,目前並無出現的條件和跡象,正如長期革命或關原大戰不可能像文化大革命一樣,每隔二十年就來上一次,今年美非社區的選舉地圖,無論雙方的才能和策略是否高明,都不會超過小範圍的調整。

無論費拉右派還是費拉左派,一廂情願地把自己投射為基督教保守派或多元文化派,都改变不了注定没落的命运。

關鍵在於跨代契約團體在跨代博弈中,不可避免地將會吃掉傑斐遜曾經設想的那種契約有效性不超過二十年的團體。窩們可以將前者稱為柏克社會,將後者稱為傑斐遜社會,還可以將前者進一步分為封建性佔優勢或有限次數博弈的松前社會和宗教性佔優勢或無限次數博弈的五月花社會,做成新古典經濟學或演化生物學常用的電腦模型。窩老人家很有把握,柏克社會在任何環境約束條件下吃掉傑斐遜社會的時間不會超過一百年。松前社會和五月花社會的博弈結果可能會更依賴於不同的環境約束條件。


基本格局是對的,只是操作目的出於傳播者的推測或希望。所謂基本格局,就是以下這些因素。美國專家去蜀藏邊境救大熊貓的時候,貴國專家堅持要把大部分經費用在地區首府,建造大熊貓研究保護中心大樓,美國人不開竅地認為大部分錢應該用在田野工作上,雙方一度很不愉快。夏勒寫《最後的熊貓》,還耿耿於懷地提醒讀者,大熊貓沒有滅絕,可不是貴國保護的功能。

原因很簡單,當時正是文革結束,廣大知青爭先恐後落實政策,意思就是死也要恢復城市戶口,絕對不願意跟毛澤東派他們去教育和被教育的貧下中農混在一起,女知青嫁給農民結果無法回城,是八十年代文學的一大主題,專家就是1978年恢復高考的第一批做題家,人人都想畢業以後讓自己的戶口升一級或几級,農村的學生要進城,縣裡的學生想進地區,經常為了戶口而始亂終棄,高嘉林劉巧珍故事也是當時的熱 …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Historian | 《遠東的綫索》、《經與史》作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